不可描述

无所谓。惧

——《烟》允星河Yoseya

烟 喧闹地 弥漫着
金钱 女人 傲慢
让我变成了一个
贪得无厌的怪兽
我一直在 肆无忌惮的 吞噬着
直到有一天
我的游乐园
出现了一起很严重的 死亡事件
它被强制关闭了
我的黄金城堡崩塌了
我呆呆的 看着电视屏幕里的我
我傻了 他在干嘛
我低着头 深吸了一口烟

我看着烟里
我曾经废弃的游乐园
再次充满人烟

它曾经是 喧闹地 弥漫着
可现在它在我眼前
寂静地 消散了
——《烟》允星河Yoseya

25年前的今夜 我们将永远铭记你
R.I.P.
River Phoenix
August 23, 1970 – October 31, 1993

狂花兼程

边城 再度惊醒枪声
雷火中血雨纵横
浴繁花丰盛 死神刻不容等
冰冷 笑颜刻在剑锋
斩碎天地无棱 这地裂山崩
如我亲口应承
光影 浮沉杀戮之中
争逐或有输赢
心意从未落空
你多么疯 我怎能不懂
我不懂 怎配做你的曾经
火与冰 炸开绝世美景
抵死相陪是重剑劈空
你那么疯 要战就要胜
繁花梦 都被你吹入血与风
同谁争 同谁争都要赢
天地冷落也蹈火重生
改朝换代暗潮汹涌
令心血消融
沦为陪衬的英雄
还有谁歌颂
荣耀从未施舍宽容
胜负都是牢笼
巅峰半盏孤灯
要多冷 要多痛 我依旧要登
你这么疯 花竭力地红
像下一秒就凋零烟火中
你多么疯 我怎能不懂
我不懂 怎配做你的曾经
火与冰 炸开绝世美景
抵死相陪是重剑劈空
你那么疯 要战就要胜
繁花梦 都被你吹入血与风
同谁争 同谁争都要赢
天地冷落也蹈火重生
你陪我疯 我陪你前冲
终此生 不必懂所谓的谦恭
多少梦 都随誓言尘封
浴血之花却兀自葱茏
我陪你疯
要拼 要胜 要狠 要赢
因这 不是一场梦
要诚 要忠 要闯 要争
花下 你我再一程

你的世界还是你的世界,只是早已没有了他

裂心

守过无伴的桥
登过无伴的岛
笔锋中跌落下线条
在不同行的转角
陪过无伴的猫
等过不回头的潮
酒和烟奋力的燃烧
也许会多些热闹
揉不皱 那页留白的纸条
谜底是读不懂的年少
繁花若曾开满心角
亲手来陪衬这骄傲
划破在下一秒
不意结局谁知晓
武装虚假终老
未演绎过两心相照
怎愿让心火余烬暖我拥抱
早习惯命途如风斧刀削
不破不立 不能与时代同邀
折损孤高或换一世荣耀 
尖锐的爱回头赏过明了
多年后的你早在世事中赢得从容
打量年少用光阴镀过的苦涩笑容
浸润四季炎凉沉默祝福你的行踪
回忆一次次刻骨 又一次次尘封
直至哪天你能懂得 领略这情衷
像残老猎手的孤勇
珍惜曾经拥有的唯一双瞳
可看尘世中的风沙汹涌
还差半句诺 载起年华的虹
青春路口痛的匆匆
一行小字竟成了今生供奉
慢慢地跟随着孤单落空
下个天堂里是否会有相逢

圈子与社会

社会,是由不同的人组成的。
虽然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但每个人都无法避免与别人扯上关系,或是朋友,或是敌人,又或是陌生人。
关系多了,就形成了圈子。
圈子,简而言之,就是将有相同兴趣爱好的人聚集起来,形成一个组织。
圈子就像是社会的缩影,它时刻上演着一幕幕生活悲喜剧,而每个人都是其中的演员。圈子外面的人想进去,圈子里面的人想出来。
每个人都有朋友,他会帮助你,你会帮助他。你们之间的关系可能是互相的,也可能不是。
你们可能会反目成仇。此时,你们就形成了另一种关系:敌人。
你们会争风吃醋,相互算计,你们会想方设法地使个人的利益最大化。你们之间可能永远都不会有赢家,但一定会有输家。
圈子与个人最大的区别在于:圈子一定有组织。一个人,谈何组织?
有了组织,就一定会有领导者。
领导者的职责在于:领导别人,使他们服从并且信任你。只有这样,这个组织才能够长久且兴旺。
一个社会,成于人,也败于人。聪明的人只要能掌握自己,便什么也不会失去。

🌈

张开腿有病需要亲亲才能更新:

今天是5.17世界不再恐同日。
我只有一个简单的期望,
希望所有人心里都有一面彩虹旗。
你可以不爱不支持不同意,
但你不能去诋毁去侮辱去贬低。